我的位置: 晋越 > 銅仁 > 正文

“爬行”的人也能頂天立地:“全國脱貧攻堅獎奮進獎”獲得者、貴州印江牛倌王昭權

  • 作者:朱邪  鄧鉞潔  吳傳娟  蔡茜
  • 來源:天眼新聞
  • 發佈時間:2020-10-19 06:19:54



  10月17日,首都北京,貴州省銅仁市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沙子坡鎮四坳村殘疾村民王昭權坐着輪椅穿過天安門廣場,親見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走進人民大會堂。


王昭權在北京天安門前留下紀念照


  這個自小身患小兒麻痹症、不能直立行走的鄉村牛郎,一路熱淚盈眶,因為他從未料到自己會被邀請坐飛機進首都,領取“全國脱貧攻堅奮進”

  他説:“我只是靠雙手養活了自己,沒給家國添負擔,國家卻給了我這麼高的榮譽。”

  縣委書記田豔進村看望他時,説他是“爬着謀生的牛倌,頂天立地的漢子”,又讓他無比自豪。

  農家“累贅”不服輸

  10月12日,記者初握王昭權的手時就被深深震撼,幾十年爬行,厚厚的老繭已讓他的手變成了“腳”。

幾十年的爬行,王昭權的手上起了厚厚的老繭。


  6歲時,他不幸患了小兒麻痹症,致左腿殘疾猶如無腿,從此不能正常站立、行走,只能靠雙手和右腳支撐爬行,多數時間不能抬頭挺胸。

  他成了有着6兄弟的貧苦農家的“累贅”,父母、弟兄常常為他的不幸嘆息,擔心他“活不下來”。

  但是,身體的不幸並沒有擊垮小昭權,卻讓他自小樹立永不服輸、自立自強的決心。

  “我也要讀書。”8歲那年,看到村寨的小夥伴都背上書包走進學校,他向父母提出了第一個願望。

  “哪個能天天揹你去上學?”農活繁重、生活艱難的父母實在不能滿足他的願望,5個弟兄上學已讓家庭負擔太重。

  幾個哥哥都很支持王昭權:“我們輪流揹他。”

  “不,我自己爬着去,爬着回。”小昭權不想成為全家的“累贅”。

  
王昭權用嘴叼着鐮刀,在田埂上爬行

  長時間用手杵在崎嶇的山路上,在家和村小學間來回爬行讓他細嫩的小手磨得血肉模糊,但他從不因疼痛掉淚,他怕父母擔心而斷了求學路。

  幼時也曾遭同學嘲笑、欺負,但他不理會,專心刻苦求學,不論颳風下雨,還是落雪下凝,王昭權從不遲到和早退,成績始終名列班級前茅,小學畢業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中學。

  “活下來”的王昭權一直想“站起來”。

  後來,深知家庭困難的小昭權忍痛放棄學業,自願留在家中幫助父母幹農活,把求學的機會讓給幾個哥哥和兄弟。

王昭權用背馱肥料、糧食


  為了讓自己“走”得快、幹好活,王昭權用彎拐木和橡膠墊來保護雙手,用背像牛馬一樣馱肥料、糧食。

  他不但能自食其力,還幫父母逐步改善家庭環境,讓弟兄安心求學、外出闖蕩。

  進過學堂的王昭權不甘心做一個沒有見識的農民。

  他閒時讀書看報,瞭解社會變化,增長見識;曾到貴陽學藝,回村後做過小裁縫;曾在村裏開過理髮店,坐在高高的木凳上為村民理髮……

  深山養牛闖富路

  10月13日清晨,秋雨後的山路又窄又滑,王昭權雙手抓緊橡膠墊,背上馱着上百斤飼料,嘴裏叼着割草的鐮刀,趴在地上快速爬向村後的養牛山六井溪,那裏的土地多已退耕還林,人跡罕至,只有他放養的牛羣。

  兩公里山路讓記者氣喘吁吁、滿身浸透汗水,鞋上沾滿黃泥,總被他甩在遠遠的後面。

  “女孩子更適合做裁縫、理髮這些服務行業。”一路上,王昭權説,為鄉親服務的收入,加上每月領取的殘疾人補助、農村低保,已讓他衣食無憂,但有的人卻嫌他手腳不利索,以致他常常“自慚形穢”。

王昭權佝僂着身體在坡上放牛


  做獸醫的六弟王華深知五哥王昭權不想被人瞧不起,決定助他規模養牛,但又擔心他爬坡上坎吃力,扛不動上百斤的飼料和牧草。

  “好,就養牛!”王昭權覺得這才是該男人做的事業。

  2012年,王昭權藉資買來10頭小牛,每天把牛趕到寨後的山頭,牛在山頭吃草,他就割草並馱回家為牛備“夜餐”。

  一有空閒,他就扎進村裏的農家書屋,學習國家政策、種養技術,向王華學習疫病防治。

  王昭權視牛羣如朋友,精心飼養,他養的牛長得格外壯實。

王昭權在喂牛

  苦心人,天不負。一年後,出欄6頭肉牛,還了借款,還有盈餘。初嘗甜頭堅定了王昭權養牛致富的信心。

  2017年,王昭權搶抓脱貧攻堅機遇,向信用社申請到5萬元“精扶貸”,獲得5000元養殖補助,繼續擴大養牛規模,存欄保持10頭以上。

  前年,王昭權用賣牛的積蓄,與弟弟王華共建新房,讓村裏人刮目相看。

  王華説:“父母在世時,一直叮囑我和4個哥哥一定要照顧好五哥。其實,這些年反而是五哥不時接濟我們、鼓勵我們”。

  主動退貧鼓士氣

  “我不再當貧困户了。”2018年初,王昭權主動向村委會遞交退貧出列申請書。

  接過申請書,村支書吳松與王昭權對視很久:“和兄弟些商量過沒有?這可不能反悔喲!”

  “我上過學,自己的事做得了主,絕不反悔!”王昭權説,感恩黨和國家對他多年的關心和幫助,他的收入已遠遠超過貧困線,吃穿不愁,醫療住房均有保障,不想再為國家添負擔。

  在印江脱貧攻堅關鍵年,重度殘疾的王昭權在全縣第一個主動申請退貧出列,堅定了幹羣必勝的信心。

  同村貧困户楊勝坤也緊隨王昭權主動申請退貧出列:“王昭權都退貧了,我好手好腳的,還有什麼臉面向國家伸手要低保?”

  “王昭權都能養牛致富,我也行。”有感於王昭權的自立自強,四坳村村民楊常青建起了更大的養牛場;村民楊通伯正忙着擴建牛場、草場,要把規模擴至30頭......

王昭權親手寫的入黨申請書

  快速興起的特色產業加速了四坳村脱貧進程,在全縣第一批脱貧,全村貧困户已全部清零,低保户已從2017年170餘户降至69户。

  相鄰的韓家村請“牛人”王昭權講自己的戰貧故事鼓舞全村戰貧士氣,聘請他為村集體養牛合作社顧問。村民鄧萬強已建成專業合作社,肉牛養殖規模逐步擴大。

  如今的沙子坡鎮,湧現出四坳村、韓家等養殖專業村,全鎮存欄肉牛近2200頭。

  為打贏脱貧攻堅決戰,印江組織幹羣學習“王昭權精神”。兩年前,24名因駐村工作不紮實被召回的幹部跟着王昭權進山放牛,接受了一次思想和精神上的洗禮。駐村幹部嚴鬥説:“自慚形穢的應該是我們。”

王昭權與弟弟和弟媳


  “只要不偷奸耍滑,不等不靠,力盡所能,沒有跨不過去的坎。”兩年多過去了,駐村幹部嚴鬥還記得王昭權説過的話。回到所駐的龍津街道杉木林村後,嚴鬥帶領村民加快改善基礎、發展產業,已率領全村脱貧出列。

  兩年來,王昭權多次為全縣幹羣眾上戰貧勵志課,全縣365個村(居)輪迴展播其養牛脱貧的事蹟,激勵全縣幹羣趕超奮進。2019年,印江全縣摘帽出列。

  進京參加脱貧攻堅表彰大會回來,王昭權手捧榮譽證書,激動地説:“國家表彰我,是希望每個殘疾人都能自立自強,活得頂天立地。”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朱邪  鄧鉞潔  吳傳娟  蔡茜

編輯 胥芬芳
  編審 王璐瑤 韋一茜